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凭演技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的黄璐,为何得罪了
时间:2020-04-01 19:05点击量:


作为80后里唯一入围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的中国女演员,黄璐并没有票房超高的电影加持,但是却有口碑、大奖拿到手软的作品。

她属于典型的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演戏只是为了演戏的演员。现在我们总喜欢说“不忘初心”,很明显她走的路、参演的剧就是“初心”两个字的表达。

《星星之火》改编自伍绮诗作品《小小小小的火》,和黄璐一样,伍绮诗的名字也不被我们熟悉,但是你一定知道她的另一部作品——《无声告白》。

客观的说中国演员去好莱坞演戏是很难的,而能够依靠演技在国内为美剧再刷一波关注、流量更是难上加难。

好的作品再加上好的演员,也难怪《星星之火》在还没有开播的情况下已经有这么多的关注了。

《盲山》属于少见的名气、口碑、大奖都具备的文艺片。影片讲述的是刚刚步入社会的单纯女大学生白雪梅,因为急于挣钱补贴家用,相信了骗子的花言巧语,进了深山“采药”挣钱。

想跑就是被打,想要钱就只能出卖自己的身体,寄出去的信黄德贵只用三包烟就可以从邮递员那拿回来,村委会、交警根本就不听她的呼救,父母和警察来了也没有办法把她救走……

这种绝望到最后只能终结于那把白雪梅砍死黄德贵的刀(原版结局,为了在内陆上映改成了白雪梅成功逃离,只是孩子被留在了这个山村)。

彼时的黄璐初出茅庐,能够演好这个角色全凭对演戏的热忱。为了塑造好这个角色,她甚至可以几个月待在深山不和家人联系,为的是让自己“陷入孤独”。从鲜活的女学生到心死的农村妇女,暗淡的过程和最后的歇斯底里,黄璐都演出来了。

如果说《盲山》的这种韧劲儿是一种巧合,那么后来的《推拿》证明,黄璐在演戏这件事上有天分,同时也愿意下功夫来配得上自己的天分。

《盲山》里的黄璐到最后都在表达人心的暗淡,而《推拿》里的黄璐则是身处暗淡时给人希望。

尽管没有超高的名气和精致的面容,但是作为演员的黄璐,从来没有给观众交出过“烂片”作业。

按照这个综艺的名字和初衷来说,黄璐应该是参赛者中的佼佼者,因为她有国际大奖的肯定,有现在很多一心想要捞钱的流量演员所没有的演技。

但就是这么个人物的表演,却在《演员的诞生》里草草收场,最后还被扣上了个“人品有问题”的帽子。

刘芸指责她删对手出彩的戏、改台词、一手遮天,但是当同情票拿到手后,章子怡让刘芸自己去演,显然刘芸的表演是不行的。

但是就凭被全网黑后还能云淡风轻的说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然后爽快的分享《盲山》的海外版百度云链接,就说明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红”上。

《演员的诞生》虽然每次都是让参赛者表演一个片段,但是就是这一个片段,黄璐也没有应付了事,表情、情绪、擦手的小动作、最后的那一跪,都表现出了一个演员该有的素质。

《亲爱的》里的情感宣泄与绝望,黄璐哪怕只是变现了其中一小部分,也能让人感到绝望。跟着落泪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观众的情绪受到了感染。

罗伯特·勃莱说:“考虑放弃所有的野心是多美美妙!突然,我清楚地看见,一朵刚刚飘落在马鬃上的洁白的雪花。”

无论是《中国姑娘》、《山那边有匹马》还是《一只黄鸟》,都没有追求票房或是主创的大红大紫。黄璐想要的,只是用表演表达世界。

黄璐曾经一年之内演四部电影,但即使是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也没有让她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演技和作品水平,一定要是拿得出手的、能够拿奖的。也正是这种态度,才让她成为“80后里唯一入围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的中国女演员”。

黄璐很喜欢旅行,并且喜欢用把市井气拍出大片的感觉,事实上她的照片的时尚感也确实让每一个平凡的街头透露出高级感,这是她追求的。

一个人如果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那么她就会达到自己想要的高度,也会成为自己所从事的领域的佼佼者。

而所谓的名气,也只不过是努力之后得到的附属品而已。他是一种表现,但不能成为全部,甚至为其所累。

其实无论是科学、神学、法学、绘画、声乐、表演等等,都是殊途同归的,都是在通过我们自身的知识储备,表达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区别仅仅在于我们个体受自身水平的限制,表达的层次不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