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可持续时尚的未来,从上游的产业革新开始
时间:2020-07-16 02:53点击量:


就在本月,全球时尚可持续发展的引领集团开云集团发布了两条重要消息,首先是旗下品牌 Gucci 于 Instagram 平台推出全新账号 GucciEquilibrium,并同步更新“Gucci Equilibrium 古驰平衡计划”网站,推出首个由创意总监米开理主导的可持续系列 Gucci Off The Grid。

随后开云集团宣布了积极参与环保与女性议题的 Z 世代女星 Emma Watson 成为董事会成员,让自年初从 Prada Re-Nylon 系列引发的可持续时尚话题,持续受到消费者的关注。

从 2009 年哥本哈根气候协议至今,时尚产业的各大集团品牌已将可持续时尚视为实践的使命。各大集团无不积极投入行动,从顶层的可持续发张部门,到具体的减碳目标,停止使用皮草,推出再生、可持续材质产品等等。

而去年 G7 后由开云集团牵头组成的“Fashion Pact 时尚公约”,更是前所未有地覆盖了奢侈品公司、轻奢集团、奢侈品电商、高端百货、快时尚、供应链公司等行业各领域代表。

包括 Chanel、爱马仕、开云集团、Capri 集团、Tapestry 集团、Giorgio Armani、Moncler、Salvatore Ferragamo、Burberry,快时尚企业如美国 Gap 集团、瑞典 HM 集团、Zara 母公司 Inditex 集团,运动品牌类则有德国 Adidas 和美国 Nike 等等,超过 50 多家集团企业,200 多个品牌。

而这个从数量以及质量上几乎占去中高端全球市场大半的可持续时尚联盟,必将更深度地影响到整个产业链条的变革。

时装产业,是仅次于石化工业的全球第二大污染源。而纺织工业,也正是其中最为诟病的一环,特别是纺织染色。

2018 年的联合国论坛指出,价值 3 万亿的时尚产业已经成为影响环境的“紧急事件”,时尚产业是全球第二大用水户,产生全球 20% 的废水,还制造了约 10% 的碳排放量。

所谓零染,也就是舍弃传统染色过程,而是在纤维生产阶段即加入有色的切片粒子,大量降低传统染色的水资源消耗。零染色纺,即是以零染纱线为原材料的纺织面料。曾经一度,这个技术主要集中在印度、土耳其,但是今日,中国杭州企业新天元色纺,已经在技术与设计上超越对手,成为全球最大的零染色纺供应商。

能够在 10 多年前即看到可持续时尚的大趋势,并且专注发展,新天元色纺的经验,在此刻中国面临着传统供应链困境、全面产业升级的挑战年代,值得深入探究,作为借鉴。

新天元创始人孙伟,在迈入千禧年之际,结束了自己于英国的多年留学生涯回到老家浙江萧山。作为纺织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孙伟当年并没有顺理成章地进入家族企业,而是首先走向了面料贸易。

他的国际经验与世界观,让他有机会接触更前沿创新的面料研发,在历经多次欧洲深入考察探访之后,在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公约签订的 2009 年,他看到了可持续时尚的未来,环保面料与零染色纺的潜力,断然舍弃其他事业,投入环保纺织面料创业之路。

选择可持续面料创业之路并非易事。当时主要的生产与技术,都集中在土耳其跟印度的两大纺织企业。创办人孙伟破釜沉舟,舍弃了经营多年的贸易事业,全身投入。从技术研发、上游供应链整合,工厂的建设,在前期 2-3 年间甚至背负着巨额的亏损。

新天元色纺从素色零染色纺面料开始,一步步研发设计更多样复杂的面料,到 2018 年新天元业绩已经较十年前增长了 100 多倍。新天元集团副总裁董平先生用八个字概括企业成功的关键——选择赛道比努力更重要。而可持续时尚的趋势,正是新天元色纺的大道。

当年从 0-1,将把零染色纺引进中国,今日通过技术能力不断的创新以及优质前沿的设计能力,已成为全球零染色纺面料最大供应商,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 4 成,与各大品牌包括 Uniqlo、Zara、Michael Kors 等等均有合作,而其中的 Zara 以及 Michael Kors 母公司,都是“时尚公约”可持续联盟的成员。

所以即使今年疫情黑天鹅重创出口制造业,但是在全球时尚品牌大步投入可持续发展的大环境下,新天元色纺却能喊出“不降薪、不裁员、不拖单”的逆向成长。

80 后的董平先生,是新天元集团的副总裁。在接受 WWD China 的采访时曾感性地说到,他成长于江南水乡,小时候可以在乡间小溪游泳,河水清澈见底;但后来,却因为污染变成了气味刺鼻颜色污浊的“臭河浜”。

据 2019 年报道数据,我国纺织废水年排放量为 25 亿吨(约 230 个西湖水量),其中纺织印染废水排放量为 20 亿吨,由于传统印染对水资源的依赖和废水排放造成的环境问题,制约了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零染色纺,即是原液着色工艺,也就是在纤维生产的时候,加入有色的切片粒子,相对于采用“先纺纱后染色”的传统工艺,却能够减少将近 72% 的用水,降低将近26% 的碳排放。相当于生产一件普通的衣服,零染色纺面料可节约 4 公斤水。如果过去的一年,中国所有的纺织品都采用零染原液着色生产的话,将可节约至少 5000 万吨水。

这些数据,不仅对时装品牌有意义,也足以触动支持可持续时尚的消费者。但消费者却往往误解可持续时尚代表着就是更贵的价格。根据 KPMG 的调查显示,支持可持续时尚的消费者最看重的就是“质量与价格”。对此董平却对给出了不一样的市场定义:“可持续时尚不一定是贵的,同时环保也可以时尚,加上好质量,如此才能真正做到可持续发展。”

董平认为,未来零染将很有可能完全取代色染,也会有更多的企业加入可持续面料的赛道。新天元色纺甚至曾经在 2017 年举办过零染色纺同业会议,与竞争对手分享经验。因为,他们相信可持续时尚之路,不是只有新天元色纺,而是更多企业投入的共创与共赢。

作为全球零染色纺的领军企业,董平观察未来纺织面料产业在可持续发展上的三大挑战与机遇。

首先是材料的革命,在可持续的前提下,未来石化材料将会大量减少,取代以再生纤维、棉与木浆纤维;

其次以精细化数据管理为前提的柔性制造,打通上游供应链与市场需求,能够将生产周期,缩短到 15-20 天,并且进行预估;

第三是设计创新的速度与能力,今日新天元色纺投资 80 万欧元购入了高端试样设备,每日可以打样 50 种面料,全年 18000 多种,不仅可以快速反馈市场,也可以提供少量的来样开发。

2019 年 1 月 28 日,新天元色纺与阿里云正式签署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框架合作协议,拥抱大数据与云计算,开启传统纺织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新纪元,通过智能制造,不仅提高产品的品质、上下游的整合、效益提升,同时降低耗能与污染。

董平认为,虽然许多人会认为中国的本土化纺织工业,未来极可能步入欧洲纺织业发展的后尘,流向更廉价的生产地如南亚与非洲。但今日人工智能与互联网的快速高度发展,却极有可能扭转历史,智能制造将有机会解决更多问题,让纺织产业全面升级。

在过去 40 年的全球面料发展中,不乏出现 Lycra、Tencel 等面料制造商,成功将自己打造成了 C 端消费者熟知的著名品牌。而作为中国在可持续面料的名片,新天元色纺是否也规划者全球化品牌之路?

虽然董平谦虚地表示,“色纺自身的“不褪色”与“环保性”,是让普通消费者认识色纺的关键,还不足以构成“知名品牌”。但在 2019 年的 Intertexile 展会上,新天元色纺的展台大受关注,其中的标语上写着:“零染色纺,重新定义时尚面料可持续“,却说明了企图与定位。

要迈向品牌之路,他也毫不避讳,设计是最大的挑战。尽管中国服装设计在近年蓬勃发展人才辈出,但是却极少有设计师投入面料设计。

对于纺织面料产业来说,从不缺面料工程师,却缺少面料设计人才。所以,即使已是全球最大,但是新天元色纺的设计仍然多数仰赖意大利、法国设计团队。

所以,新天元色纺最希望的是能为中国的纺织行业培养更多优秀面料设计师,当原创真真正正做到了行业的上游,那中国的时尚行业才可以称得上与欧美同步。

关于未来,董平如此总结,过去新天元色纺是加工企业,现在是集生产、设计、研发为一体的企业,而未来将成为一个产业链全球化的资本企业。

每一步,新天元色纺都不忘初衷:“环保是没有尽头的,作为人类,在可持续理念的贯彻上永远都有进步的空间。” WW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