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贱卖,破产,新冠疫情成为压倒欧洲时尚业的最
时间:2020-07-23 04:30点击量:


新冠疫情摧枯拉朽般扯断了十余家法国传统零售及时尚企业的资金链,他们都将面临贱卖,重组或是破产,大批的工人将面临失业,数千家店铺大规模关张。

产业链无限长,靠价格战和全球铺店低价走量的大众时尚传统模式将受到很大挑战:减少库存和过量生产,缩短产业链,将服饰生产部分迁回欧洲附近;同时不容忽略的是,若没有此次疫情,大概欧洲传统的零售业态同样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加速实现数字化。

即将迎来50岁生日的卡提雅(Katia)将于今年7月31日彻底告别La Halle,一家她工作了27年的服饰大卖场。这是一家已经有40年历史的法国本地零售公司,在当地几乎家喻户晓。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近五十岁的时候被公司裁员。

并卡提雅担心自己在这个年纪再不能找到一份心仪的工作,而老东家La Halle的未来则可能更为悲惨。这家公司从4月份就开始申请进入司法拯救程序,现在只能通过艰难的谈判争取尽可能拯救更多的店铺。即使如此,哪怕是最好的情形,全法840个店铺中至少有289个将最终关张。

La Halle在两个月内收到24个收购意向,买家分为两类:要么是类似,Lidl和Aldi这些在欧洲薄利多销的大商超;要么就是快时尚集团。若是上了商超的船,或许La Halle就要就此消失;若是由快时尚集团接手,大概可以暂时留着公司的名字,但大批的裁员依然不可避免。

5月11日,法国开始全国解禁,零售业重新营业的同时,坏消息接踵而来——越来越多的当地零售服装品牌爆出申请进入司法拯救程序的消息。昔日那些在欧洲响当当的当地品牌:Cama?eu,NAF NAF,La Halle,以及家装连锁巨头Conforama都进入了破产的边缘。早在4月1日就“率先”进入司法拯救申请程序的André则是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鞋店。

在法国,该程序主要适用那些遭遇了不可克服财务困难,却尚未资不抵债的企业,帮助他们维持原有业务,保证就业岗位,并清算债务。加入该企业的经济和财务状况为得到改善,甚至中断支付欠款,那就要进入重整程序,最终有可能进入司法清算程序。这三个阶段就类似于中国的破产程序。

法国国民男装品牌Celio成为最近一个加入申请重整程序的零售品牌,这家公司全球有4000名员工和1585间店铺,3月份开始的店铺关张让Celio在这两三个月内损失了近亿欧元。

面临困境的零售品牌名单至少可以拉出十家,而且名单还在越拉越长。仅Conforama一家,公司的去从就牵扯到过万名员工,以及超过两万家供应商的命运。

还有几天的时间,其中部分的品牌就可以收到法院的最终决议,决定其是否进入重整程序,最终是破产还是重组,也将取决于是否能找到合适的买家。意料中的是这些企业都只能“贱卖”,而且还会牵扯到严重的失业后果。

在法国,时尚与奢侈品产业分量之重,每年的销售额高达1500亿欧元,是法国航空和汽车产业的总和。与汽车和航天业不同,时尚零售产业并没有得到政府的担保贷款,所以受到疫情的打击最大。

“即使有政府的支持,很多法国公司已因为旅行限制受损严重。在禁足解禁之后,这些公司债台高筑,现在又面临着需求量的下跌,以及更大的降价压力。”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金融集团副主席Vincent Gusdorf对新浪财经分析说。

也就是说,即使政府的支持会遏制债务违约的激增,但是那些商务模式已经受到损伤的公司要获得新的信用支持依然十分困难。

新浪财经通过法国时尚学会(IFM)了解到,从2007到2019年,法国服装销售额整体下跌17%,但是在今年的前五个月,法国服饰业整体销售(包括电子商务)总和相比去年减少了29.6%。所以,今年一年法国服饰业销量的下跌可能达到两成,将超过过去12年销售量缩水的总和。

根据评级公司穆迪的最新报告,截止5月31日,大约49%的法国公司要么评级为负,要么被划入下调评级的观察名单。这也就意味着在今明两年,还会有更多的法国公司评级为负。

其中,在有单B评级的法国公司中,服务行业,非食品类零售行业以及汽车板块的公司最为脆弱。相比而言,食品以及药品公司受到疫情的影响较小。根据24日的预计,法国公司的信用品质在未来18个月内还将继续恶化。

法国这一批零售企业的落寞并非个案。就在数日前,德国百货巨头Galeria Kastadt Kaufhof决定要关闭62家门店以实现企业重组,这是所有门店的1/3,将直接导致6000多名员工失业。不堪重负的Galeria Kastadt Kaufhof其实在4月份就已经申请保护程序,同时也在锲而不舍争取政府的援助。

在2018年底开始的黄马甲,去年底的法国铁路大罢工等一系列事件的打击之后,新冠疫情最终成为压死法国服装零售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可真正服饰业的困境可能比这些还要早。无限拉长的产业链,低价走量,全球铺店,这些欧洲零售模式可能要发生巨大变革。

如果说疫情对服装日用零售业打击尤为巨大,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行业早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十分困难。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法国时尚业已经开始迅速缩水,其中尤以那些同质化竞争极为激烈的大众中端品牌定位最为尴尬。

在受到疫情打击之后,有的法国时尚品牌开始着手于品牌形象转型,要更为环保,体现更多的责任感,改造快时尚一直以来在环保上的恶劣形象。还有些企业已经开始考虑缩短产业链,让产业链更为透明和可控。例如,假如之前生产基地在亚洲,从下单到商店布货的周期可能三到四个月,但是将生产基地搬回法国附近,可能产业链可以缩短到1个月,有利于企业对市场作出更快的反应。这一点,将极大影响到包括印度,柬埔寨,孟加拉那些廉价劳工的世界工厂。例如,在柬埔寨,40%的国家GDP都依赖于大品牌在当地的服饰生产。欧洲服饰连锁大牌的困境,已经开始造成当地生产合同的大笔缩减。孟加拉的情形也很惨淡,4月中旬已经丢了价值31亿的服饰鞋帽生产订单。

Morgan的母公司,法国服装零售巨头博马努瓦(Beaumanoir)CEO罗兰-博马努瓦本周明确表示,他们必须要关闭那些很难带来回报率的实体店铺。该公司的近几年的经营业绩明显呈两个路径:店铺销售额逐步下跌,电子商务销售额则稳步上扬。但是若没有疫情这最后一击,估计依然迟迟下不了决定。

按照零售产业专家舍纳夫(Rachid Chennaf)的分析:新冠疫情不过是让很多零售企业看清楚,有一个可以有效运营的全渠道零售的重要性。舍纳夫所说的全渠道,涉及从接单,到准备,发货一系列的程序。一场疫情,让数字化改革成为必须。

目前的形势是十分严峻的。新浪财经通过欧洲数据咨询公司Kantar了解到,在法国为例,从3月23日到4月19日,疫情期间有240万户法国人将到超市采购的习惯改成了驾车取货,增长了7成——虽然与此同时法国的超大规模商超失去了310万名顾客。这仅是数字化的一个例子。

“一些非食品品牌开始步入之前很少涉足,或是根本没有涉足的电子商务平台。从家装卖场,到园艺卖场都开始设立自己的电子商务网站,一些体育用品商店,电子用品,甚至蛋糕店都开始提供支付和到店取货的服务。这些公司首当其冲的要务,就是要维持客户关系,保证基本的商务运营。”舍纳夫分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