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从贵阳杨某某联想到马加爵赵承熙,家庭教育要
时间:2020-03-30 08:45点击量:


近日,从媒体看到贵阳市杨某某情绪失控把正在玩耍的两岁无辜儿童砍死的消息,非常的震惊和悲痛,并且使我联想到了马加爵事件和赵承熙事件。这三个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在校大学生杀人。

贵阳杨某某事件发生在2020年3月15日,杀人地点是自家小区;马加爵事件发生在2004年2月13日至15日,杀人地点是云南大学宿舍;赵承熙事件是发生在2007年4月16日,杀人地点是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

三个大学生,时间不同、地点不同,但他们都同样走向毁灭他人,也毁灭自己的道路。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关于马加爵和赵承熙的杀人动机及背后深层的原因,很多教育和心理专家都做了解读。原因很复杂,说法也有多样,但其中有一点是共同的:跟家庭教育有关系。贵阳杨某某事件,目前还没看到专家们的最终分析结论,但估计也会跟家庭教育不当有关的。

有些家长,特别是老一辈的家长,看到小孩摔跤、哭鼻子了!为了安慰小孩,往往把摔跤的原因归咎于地板。于是,就采取脚跺地板或责骂地板的方式来安慰小孩。其实,这是非常不妥的,这会让小孩形成外归因的性格,即遇到问题都习惯把责任归咎于别人,从不是检讨自己。马加爵就属于这一类性格,他与同学打牌产生矛盾,从来不检讨自己的问题,而是把问题产生的原因都归咎于同学。

马加爵父母双全,有姐姐,还有爷爷。他的名字就是他爷爷给取的。他爷爷给他取“加爵”的名字是想孙子当官发财。可见,爷爷及家人是寄予马加爵厚望的。马加爵会不会是在家人的宠爱下,形成这种外归因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呢?这完全是有可能的。也不排除马加爵小时候摔跤时,家人采用脚跺地板的方式来安慰他。

注意:我这里只是强调“不要只责怪地板”,并不是说就不能责怪地板,如果确实是地板太过湿滑,造成孩子摔跤,也是可以责怪地板的。否则,样样问题都只怪自己,就会形成“内归因”的性格,即总是把问题归咎于自己。完全内归因,会造成孩子过分自责,同样是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

以上只是以摔跤为例,其实遇到其他问题,例如小孩被欺负、小孩吵架等问题,我们也要像分析小孩摔跤问题那样,既分析自家小孩的原因,也分析别家小孩的原因。这样才有利于培养小孩的综合归因性格,形成不偏不倚的健全人格。

但现在的孩子实在是太忙了,一天到晚都忙于作业或兴趣班,能够停下来跟家长慢慢交流的机会真的不多。还有,到了高中和大学阶段,孩子也往往不愿意跟家长交流。怎么办?

餐桌上怎么开展家庭教育呢?当然不是天天在吃饭时间就教训孩子或跟孩子空讲大道理。我们可以跟孩子讲讲社会新闻,引导孩子形式正确的是非观念;可以跟孩子讲讲自家的现状及未来打算,培养小孩的目标意识;可以跟孩子讲讲自己的工作,让孩子了解社会上的人际关系和行为规则,也可以问一问孩子的学习生活情况,了解孩子的校园情况。等等。实在不知道讲什么或问什么,也可以在饭厅放一部电视机,制造一些话题。

但餐桌上的教育一定要注意几点:1.节奏要慢,内容不要太多;2.不要讲容易激动或引起争吵话题;3.正能量的要多于负能量的,否则,餐桌上的教育反而会误导孩子;4.记住孔子的“食不语”教诲,嘴里嚼着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尽量利用进食的间隙讲话。

从上面的截图,我们可以看到,马加爵到了大学就失去了追求、没有了理想。如果家长重视了餐桌上的教育,讲过家里的现状及未来计划,培养了孩子的目标意识,马加爵到了大学是不是就不会变得没有理想、失去追求呢?

1.利用生日,开展感恩父母感恩长辈的教育。这个生日可以是小孩的生日,可以是家长的生日,也可以是爷爷奶奶的生日,反正就是利用这个机会,家庭成员聚一聚,讲讲个人成长的不易。

从上面的截图,我们可以看到,马加爵作案时根本就没想到会对自己、他人和学校等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也不重视。如果马加爵有较强的感恩意识,不管感恩哪个方面,都不可能会出现连杀四个同学的极度冷血行为。

孩子在校、在外出现一些问题,都是难免的,但家长怎样处理,就非常讲究方式方法了。例如,贵阳的杨某某事件,他父亲了解到孩子在校读书期间,与寝室同学、老师、宿管关系较为紧张,学习生活不愉快情况之后,就当着孩子的面打电话到学校。这样处理也许有些不妥,理由有两个:

第一,小孩反映跟同学、老师和宿管关系都比较紧张,家长首先应该反思问题应该出现在自家孩子身上。同学、老师和宿管跟孩子以前无冤无仇,为什么都跟自己孩子关系不好呢?但家长没有做出深刻的反思,而是接着就打电话到学校。

第二,不应该当着孩子的面就给校方打电话。孩子反映问题之后,家长打电话到校方了解情况,是应该的,但不应该当着孩子的面打,这样容易刺激到孩子。如果家长冷静一些,不当着孩子的面打电话,而是全面了解情况后,再对孩子进行疏导,是不是就可能不会发生这场悲剧了呢?

大学一般都是实行住宿制的。寝室舍友有来自南方的,也有来自北方,有来自东部的,也有来自西部的;加上家庭背景的不同。舍友之间的生活习性、价值观念会有很大的差异。长期同住一个寝室,当然就容易出现矛盾。面对这些差异、这些矛盾,应该怎样指导孩子呢?

首先,要让孩子认识到这些差异和矛盾是客观存在的,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必须勇敢面对和包容对待。能够改变的就去改变,不能改变的就去适应或规避。也可以把这些差异看作是一种资源,让自己认识更多样的人,更多样的观点。

第二,要指导孩子与人相处的办法。宁愿多吃亏,也不要占同学的便宜;要学会礼尚往来。

第三,指导孩子在不耽误学业的基础上,可以交异性朋友和谈恋爱。大学生远离家庭、远离自己熟悉的环境,容易出现孤独感和不安全感,交朋友、特别是较男女朋友,是可以大大消除孤独感和不安全感。也可以让孩子变得更成熟一些,更有责任感。

从上面的截图,我们可以知道,马加爵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女朋友。如果马加爵、赵承熙或杨某某都有要好的女朋友,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种过激和冷血行为了呢?

杨某某、马加爵和赵承熙事件,其实都是有先兆的。杨某某在案发当天,已经情绪波动较大,其父跟他交流,不但没有平复孩子的情绪,反而激起了孩子更大的情绪波动;马加爵曾经跟姐姐交流讨论过,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没有得到很好的答案;赵承熙8岁随着父母从韩国移民到美国,由于环境、语言、个体等的原因,赵承熙出现了孤独症症状,但家长忙于工作,并没有太重视这件事。

陶行知先生说过:“生活即教育”;聂圣哲先生也说过:“家庭教育是一个人将来能否立足社会的根本。从人生的教育总量来讲,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占80%的比重”。李玫瑾教授在剖析赵承熙案件时也说过:“孩子的问题,实际上是大人的问题。”“大学生杀人事件,同学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只是导火索,炸药包往往是在小时候埋下的”(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