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单小曦:教育创业人生的文学书写
时间:2020-04-12 12:08点击量:


殷广平事业成功本质上是其人性使然。反过来,殷广平教育改革和创业道路自然构成了他现实人生最精彩的一面,并把他的人生层次、人性品格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作品的具体写作技巧也有值得肯定。

吴长青的长篇报告文学《破局——一个教育创业者的中国梦》,对殷广平自下而上创建教育集团的事件给予了完整再现和深度挖掘,同时,艺术而真实地展示了殷广平立体多维的人生实践,及其感人至深的人格力量和人性光辉。而无论是改革事件的描绘,还是人生实践的书写,作品都做到了从“报告”向“文学”的提升,体现出了较强的文学意味与可读性。作品的主调是再现教育创业家的“破局”之旅和创业历程。首先作品充分发挥了文学的现实批判功能,或者正面描写,或者侧面烘托,或者层层分析,多角度呈现了苏北盐城牢不可破的基础教育格局。这是一个由时代政治背景、地方既定利益分配秩序、苏北人保守求稳的思维模式和随遇而安的性格特征等扭结而成的坚固网络。它构成了主人公殷广平人生遭际的社会环境,也是他大半生与之斗争努力改变的现实。殷广平是一个典型的小人物,一介书生,一个被历史洪流卷来荡去的知青,一个被命运捉弄的小学教师和校长。在此,作品有意无意地突出了“局”的坚固、强大和“破局者”的无名、弱小,以及两者之间的紧张拉伸关系。一种体现文学性的张力结构初步形成。很显然,单凭殷广平的身份、地位,无法完成“破局”的使命,文学张力结构也难以保持平衡。

于是,作者主要从两大方面为“破局”一方汇入正能量 :一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势所趋。作品时不时地将读者的目光引向国家教育改革的顶层设计和宏观战略,新的时代洪流已经势不可遏。时代呼唤着殷广平这样的创业家和改革者 ;而殷广平每一次较大创业举措也是对国家宏观发展和教育改革的局部回应。二是殷广平对理想信念的执着追求、把握大局的超前思维、敢为天下先的开拓精神和创业智慧。如果没有邓小平“三个面向”信念的烛照,没有对创办盐城“景山学校”、办一所自己心目中不同于中国那些有名“高考加工厂”的中学等理想的执著,殷广平坚持不到最后。超前思维、与时间赛跑是他谋发展的制胜法宝。正是这些精神品质与改革时代的相遇和相互催生,聚集起了足以突破保守落后教育体制的力量。作品以既广且深的笔调勾勒描画了殷广平艰难的“破局”之旅和艰辛的教育创业史,也巧妙地完成了它的张力叙事。作品没有抽象地歌功颂德,没有停留于先进人物创业这一单维空间,而是将先进人物还原为现实生活中有血有肉、丰富立体的“人”来书写。除了上述创业家的形象外,殷广平还是学校领导和管理者、一线教师、一个普通家庭的丈夫和父亲。每个角色中的殷广平都展现了强大的人格魅力,都有着感人至深的故事。作为学校领导和主要管理者,他追求秉公办事、平等民主的工作作风。抵制新民小学校长以权谋私的事件,已经初步显露了他刚正不阿的秉性。解放路小学校园扩建项目中,殷广平拒绝受贿,“守心”自律,吃住在建筑工地,搬砖运石,事必躬亲,直至累倒。一位廉洁、亲民、朴实、实干的领导者,栩栩如生,如立目前。殷广平真正做到了干一行爱一行,作为一名小学教师,他认真钻研基础教育教学规律,感悟到“教育的精髓是爱的艺术,教育的思维其实就是爱的思维”。他把释放和引导学生的自由天性视为最好的教育方法,深入学习和体会素质教育与人的全面发展的关系,并把这些教育教学的体会切实运用到教育教学实践中。他因此收获了一个教师最大的成功——学生的敬重和爱的回报,这在作品结尾处那些情真意切的学生来信中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表面看来,展现殷广平在基础教育领域的创业事件是作品的主体,其他人生维度中发生的故事是对主体事件的补充。在一般的报告文学中,的确容易处理成这样的主、辅关系。但在该作的具体叙事中,这两个方面却是彼此渗透、圆融一体的,最后在人生、人性层面实现了统一。作为创业家的殷广平能够在错综复杂的现实中“破局”成功,在盐城基础教育领域干出一番史无前例的事业,自然需要一些手段和技巧,但他成功的决定性力量并不在此,而是深层次的人格力量和人性光辉。首先,殷广平教育创业的动力是超越名利之外的一种发自内心做真教育的呼唤,一种为百姓解决优质教育资源短缺的责任。其次,正是他在管理者岗位上展现出的正直、廉洁、公平、自律,以真心换真心,才能够团结凝聚一支创业队伍,与他并肩作战。正如诗人何其芳所说,“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去以心发现心”。他在一线教学岗位践行“爱的教育”,这既是他在教育工作中的体会,更是他人生感悟和处世哲学在实践中的具体落实,而这一点也恰恰和上了中国素质教育的脚步。换言之,殷广平事业成功本质上是其人性使然。反过来,殷广平教育改革和创业道路自然构成了他现实人生最精彩的一面,并把他的人生层次、人性品格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作品的具体写作技巧也有值得肯定。

在整体结构方面,作品以“局”为叙事节点,以“残局”“开局”“对局”“战局”“困局”“变局”“破局”“胜局”“新局”等结构全篇,简洁而巧妙地布局和掌控了叙事节奏。在局部描写方面,作品也有某些独具匠心的设计。比如,对殷广平正面出场时的一段描写 :初春早晨,春寒料峭,在火热的集体劳动中,一个单薄的少年,操持农具的动作“沉稳有余”,当他不小心“栽”进粪舱时,“并没有气恼,而是不慌不忙地爬起、跑步回到农舍、换衣,继续干活”。这段值得一提的不是描写的生动细腻问题,而是暗藏着“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叙事策略。即在看似不经意的描写中,却内含了殷广平创业和人生实践过程的主要动作行为和内在逻辑。在后面一系列活动中,他有过多少次的“栽倒”,但他“并没有气恼”,“不慌不忙地爬起”,“跑步”(与时间赛跑),“继续干活”。如此技巧,对一部报告文学来说不可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