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扎根理论研究方法的好案例,我们一起认识一下
时间:2020-06-24 22:27点击量:


帕特南等人运用社会资本、治理和善治等新的政治分析框架,对意大利进行个案考察,经历长达20年的实证研究,采取了追踪式扎根研究的方法,形成了那本政治学名著。这在当代实证研究中并不多见,做此类研究恐怕须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功夫。这种调查研究方式,对于我们来说,似乎很难完成,但研究中特色值得我们去学习。

研究方法是研究的武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学习方法,也是研究者的基本功之一。本研究开创了理论假设与实证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它首先整体性地接受了社会资本理论,同时结合意大利民族改革的实际,提出了“制度绩效”新理论。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调查研究。这种方法,启示我们理论总归是抽象的,当我们进行实证研究时,要善于捕捉理论和现实的距离,并勇于提出自己的假说。当然这些假说,可能会随着研究的深入不断被否定,从而修正假说,让自己的理论假说由此会变得越来越能有力解释现实。

扎根研究的研究对象一定是个体或社会群体活动,而与个体互动的另一方以及在参与某一社会活动的各行为主体的利益诉求和心理动机,都会对活动的结果产生影响。因此,对某一社会行为不同参与力量的调查就是一种必须。《使民主转起来》考察了政治改革之中各种参与力量,比如在地方自治的中各政党、企业老板、新闻记者等政治精英都参与到政治制度的建构和运作中来,理清他们的力量和作用,无疑对于弄清制度绩效具有重要作用。

作者在本书第三章设计了制度绩效评价的十二个指标,有效对地方政府的运作效能进行了测量。测量任何事物,尺子的效度很重要。不同于自然科学,在社会科学中的测量很难做到完全客观。测量任何事物,需要研究者自行设计测量指标。《使民主转起来》中,作者并没有从抽象的理论出发去演绎设计测量指标,而是从当地生活的实际出发看政府是否满足了当地居民的期待,从而设计出合适的指标。这种侧面提示我们,在扎根研究过程中测量事物,要结合研究对象的实际情况设计指标,试图从理论演绎测量指标的方法是不适用的。

任何事物的产生发展都会是一个过程,横向的以横断面式样的方式去分析事物,固然有效,而纵向历史的考证优势则在于能发现事物发展的规律。本书作者20年的扎根研究,揭示了意大利地方政府民主制度的生成模式,启示我们,在扎根研究中要有历史眼光,这种历史方法是要求不仅是追溯历史,而且也是学会追踪事物的历史发展趋势。

任何研究都从选题开始,选择什么样的研究题目,不应是坐着书斋里的空想。作者帕特南作为政治学家,紧紧贴近社会现实,抓住了意大利政治变革的机遇,找到了一个好选题。对我们来说,当代中国正在发生深刻且深远的变化,社会革命持续进行之中,对于研究者来说充满了机遇。问题在于,发现选题。保持这种敏感,主要做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要善于读书并把握相关理论要点,观察世界如果没有理论指导,那也只是看,必须掌握理论;二是要善于观察社会现象并深入思考,社会变迁的发展让新的社会现象不断涌现,观察社会现象应是社会科学研究者的必修课,通过理论与现实的互动,把握现象背后的本质性规定,将会是研究选题的重要增长点。

任何研究都需要吃苦,但扎根研究所需要的吃苦精神要远远大于其他方法。《使民主转起来》薄薄的一册小书,是作者二十年的研究成果。这二十年作者需要到持续到意大利各地深入考察,其中所吃的苦自然比较多。假若我们将来做扎根研究就需要勇于吃苦。

社会现象可以通过诸多侧面去考察,我们要研究什么,主题必须明确,这样扎根研究才不会失去中心。本书作者紧紧围绕制度绩效来进行,所获取的研究资料和所考察的主要方向都与此有关,这对于研究效率老说至关重要。试想一下,如果作者对自己的研究主题,没有足够的清醒认知,这部书恐怕出不来。这启发着我们,选题选好了,还有通过深入调查进一步澄清主题,即您通过研究获得什么样的答案。这需要对选题进一步的进行细化,对选题的描述或表述仅仅停留在宏观层次,没有中观层次和微观层次子命题的支撑,那对选题的研究就不会深入下去。

最好小编说一点 对扎根研究的一点想法:扎根研究中,是否需要研究假设,需要看作者的研究意图。不能要求任何研究者都不设理论前提的去进行此类研究。《使民主转起来》是作者带着研究选题和一定程度的研究假设去进行了研究,并取得预期效果。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扎根研究作为一种研究方法是为研究服务的,我们不能够受限于研究方法,把研究方法的步骤当作规律。